菱梦哀歌

陈赫粉丝。路飞老公。王耀家的小情人。吃all路all耀主黑三角,间歇性爬墙。
耀厨路厨,耀受路受拒绝拆逆

一起恶劣的抄袭事件

真的抄地明目张胆

竹九清梅:

新月:



占tag致歉
 


 @ʚ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ɞ 
近日得到私信指出,我和朋友于一年之前(2017年 10月)的all耀向联文【逐波】被别圈写手  @ʚ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ɞ  于2018年10月10日恶意抄袭,且该抄袭文【镜花缘】已获近千热度。
在与阅读过该文的姑娘交流中我们得知现在所见到的文章已经是重修之后的产物,初次发文被指出抄袭之后,水蜜桃太太没有做出相应回应,而是迅速删文并且进行了修改,试图抹去抄袭痕迹,然而情节和原句套用太多,几乎已经到了照搬的程度,修改后仍旧有百分十七十以上的相似之处。
大量修改后的抄袭文链接:
原文链接:http://zhujiuqingmei450.lofter.com/post/1e80354f_f9e2c18


抄袭文链接:http://janedoe000.lofter.com/post/1ec04e76_12b479184


调色盘如链接:(由于敏感内容已被河蟹无数次本人放弃了发图)


https://shimo.im/docs/WkCFHf9vch0iVLz9/


从热心帮忙的小天使手中我们也拿到了修改之前的文章截图,修改之前的镜花缘与原文逐波的相似程度高到令人震惊,前半部分几乎是全盘照搬,只有姓名和一些细节做了细微改动。但是由于无法得到文字形式和图片的清晰度问题不能放出,如果有姑娘想要证实或者开眼界可以私信。


在寻找修改前的镜花缘文档时发现这位太太不止一篇是偷自他人之手,且面对质疑屡次改文装死,行为恶劣。而她存在质疑的作品热度也都在1000以上,特此发表声明,希望不要因为一匹害群之马而带臭整个圈子的名声。


写文不易,希望大家不要再为抄袭来的作品贡献热度,共同抵制抄袭者。你给抄袭者点的每一个赞,都会变成刺向原作者心头的刀。劣币驱逐良币,最后没人会认真写文了。


原作者: @白马即墨  @竹九清梅  @菱梦哀歌  @新月 


以及感谢发现和帮忙的两位小伙伴: @黑择明  @牛盲马晒客 




大家,是的,你们没有猜错,亚细亚那篇甚至在石墨也翻车了。在我摸清ao3的用法之前怕是不能补了。。。

随缘吃肉,随缘吃肉吧

顺便记一下下一个想写的沙雕胜出梗:

绿谷出久,一个因为偶像欧尔麦特周边而日常贫穷的宅男。偶尔会去av里兼职打工。

因为绿头发和脸可爱很像后宫漫画男主角的关系,他负责扮演ntr主题的苦主。主要工作是喝完妹子倒的水/被黄毛打晕/出门工作之后晕倒,躺在一边闭上眼睛心如止水地等待拍摄完成拿钱走人。

有一天他照样晕倒之后半天都没有动静。睁开眼睛一看,结果发现今天这只黄毛自己认识。。。卧槽导演呢?女主角呢?怎么房间里就我俩了?!

咔酱: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久:???你才应该解释吧?!

就是这样的沙雕故事!

【MHA】食髓知味(胜出)

《装B》那一篇我写着总是不顺,摸了一篇胜出出来……娱乐圈演戏pro,我单纯地想看他们互撩。


本意是开车但是写了8000字都没有真车?


不过我本人是更喜欢看那种互动的张力啦……这篇是我纯粹的恶趣味,撒糖轻松向,非常沙雕。有部分出久女装注意,充满着本人奇怪的口味。


如果有任何问题请先来跟我沟通,不要挂我啊谢谢!!!!我超怂超好说话!


--------------------------------


1.


“唉?!哎哎哎哎真的吗?欧尔麦特的新片邀请?!”


属于少年的清澈嗓音差点把事务所的房顶掀翻,绿谷出久激动地握住自家经纪人丽日御茶子的手,老泪纵横:“呜呜呜呜呜就算是搬器材我也要去……那可是欧尔麦特啊!是我最崇拜的欧尔麦特……我进娱乐圈……不,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这一刻活着的!”


丽日花了点功夫才把自己的手从激动小粉丝的爪子里拯救出来:“你可想好了?我是很赞成你选择这个角色啦,毕竟你现在形象太单一了。虽然这次的角色戏份不多,但是影视界无冕之王欧尔麦特加新晋小天王的组合铁定会火。你的角色又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经纪人还兢兢业业地替他分析,绿谷出久又冲过来重重地握住了她的手:“接下来吧,接下来吧!你说我第一次见欧尔麦特应该穿什么衣服好?我现在的衣服会不会太老土了?我应该买一件正装吗,还是休闲装好看?呜呜呜这几天我要好好健身了……”


……粉丝的厨力也太可怕了吧。话说他真的看过导演给他的剧本吗?丽日一边打电话确认一边看绿谷出久在那里一个人碎碎念,额角流下一滴冷汗。


这次的角色……对他形象可真的是颠覆性啊。


绿谷出久,进入娱乐圈两三年的半新人,在四线到三线小明星的位置苦苦挣扎着,属于那种看到他会觉得“上次我是不是在哪个电视剧里看见他了……演得谁来着?”那种勉强的眼熟明星,角色一般是扮演女主角可爱的弟弟,男主角可爱的弟弟,女主角可爱的备胎,男主角可爱的同学,诸如此类。


总之是个可爱担当。把一部戏里的角色剪切到另一部里都能无缝替换毫无违和感那种。


并不是他演技不好,相反地,他那些小猫三两只的小粉丝都是被他清爽带着无尽少年感的演技吸引来的。绿谷出久相当想换一换身上的“好弟弟”标签,但是无奈他长了一张稚气的娃娃脸,身高又是硬伤,公司索性连人设都给他设定成“懵懂小少年”。每次记者问他“最近的恋爱有没有什么进展呢”,他都得通红着脸摆手:“我,我还没有考虑过那方面的事情,我觉得还有些太早了啦……”。


他今年早22了好吗,再艹清纯少年人设别人也该觉得烦了。


“我说小久,我已经确认你出演了,你这次可要好好努力啊。”丽日拍了拍他的肩膀,绿谷是她带的唯一的艺人,这个明明才华横溢的男孩一直只能在偶像剧里演没有任何深度的卖萌角色是她一直以来的心结。经纪人小姐姐那张圆脸上露出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虽然连名字都没有,但是只要你出演了就会不停地出现在预告片里,说不定会成为除了男主角之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呢!”


“哎?”沉浸在兴奋中的绿谷出久这才觉得有点不对:“这么重要的角色吗?是线索人物?”他把头伸过来,缓缓地念着剧本上的名字:“男chang……”


嗯?!?!


啥子玩意儿?!


虽然清纯弟弟的人设是故意凸出来的,但其实真的是个纯情小处男的绿谷整个人在风中凌乱,他咽了咽口水,露出一个虚无的笑容:“是,是勾引女主角的人设吗?啊,我会加油……”


“是男主角。勾引的是男主角。”冷酷的经纪人抱着手臂说:“你果然连剧本都没翻开,看见欧尔麦特几个字就说要接下来了吧。”


“谁能想到会让我去演男chang啊!我根本就不是那一种类型的演员啊!”绿谷出久抱头惨叫,他知道欧尔麦特最近要导演一部动作片,他想象过会被叫去扮演受害者(因为看起来很好欺负),去扮演变态杀手(因为长着娃娃脸),或者某个小警察。但是……男chang?


他到现在AV都是在指缝里才敢看的!


“这两天我会给你找一些素材,你练习一下。”丽日冷酷的心没有丝毫波动:“我们已经接下这个角色了,怎么,你想放欧尔麦特的鸽子吗?”


借给绿谷出久一身的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他只好接过剧本,像上面有什么极其恶毒的诅咒一样用两根手指捻着小心翼翼地翻开。


“先生,你喜欢我吗?很便宜的,来试试吧?”


下面写着【纯真而yin dang的眼神】。


……这是什么眼神?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吗?绿谷出久觉得头发都要被自己薅秃了,他苦大仇深地看着剧本,随口问:“男主角是谁啊?”还要被我勾引真是辛苦你了啊……


“咦,我没有说吗?”丽日托着腮:“是音乐小天王爆豪胜己哦,他的电影处女作,网上的期待值真的……哎?小久你怎么啦?你这是在哭吗?”


一边颤抖一边吓到哭泣的绿谷出久死死地抓住了丽日的衣袖,声音都哽咽了:“我错了!”


下次我一定会问清楚再接剧本的呜呜呜呜呜!


爆豪胜己,比他早一年出道的摇滚天才,一出道就被人冠以“未来巨星”的名头大红大紫,跟他这个不温不火小透明完全是天上地下。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爆豪胜己,这位现在炙手可热的大明星,是他的幼驯染。


关系差到不愿意和对方呼吸同一片空气的那种。


当然了,绿谷出久作为非著名娱乐圈好人卡收集冠军,脾气温和笑容明亮,有制作人夸过他是“相处一个小时就会喜欢上的孩子”,他俩关系那么差,纯粹是爆豪胜己单方面讨厌绿谷出久而已。天知道为什么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的他俩关系会这么差,绿谷在他面前简直是一只被大狼狗欺负的兔子。


现在,他这只兔子要用“纯洁而yin dang”的眼神去勾引狼狗……啊不,爆豪胜己了。


他仿佛已经看见自己被打死在片场的悲惨未来。


接下来走这里



【关于胜出的乱七八糟读后感】

今天我终于花钱把小英雄的漫画也看完了!!!!现在我可以叉着腰说自己是出久小天使的麻麻粉了!【你走】

看到了爆豪和出久【缓和】的一幕。怎么说呢。。。微妙地,虽然怎么看出久小时候都特别惨,但是我觉得,
在胜出之间的关系里,出久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一个啊。

爆豪对于他是无法理解,又心怀恐惧的。但是很奇怪地,他固执地认为自己的身后应该有绿谷出久的一个位置,他应该站在那里,看着他成为no.1的英雄。不然的话如果他真的那么讨厌出久,不会从来没有说过【离我远点】这种话。(如果说过的话请告诉我集数我回去看。。。)

【不论怎么揍他,他都会跟在我身后。】

【因为小胜是比起欧尔麦特离我更近的强者啊。】

出久想做的事情最终还是做到了,他慢慢地看着那个背影追了上来,并且从那次水中的伸手以后,就留给爆豪十年的被追逐和被超越的恐惧。

我看大触的分析,说【欧尔麦特是他们的一面镜子】,我个人的感觉是他更像是【一个标杆】。他是英雄顶点的代言人,是那个如何到达顶点的答案。在这道题目上,出久给的答案是【拯救他人】,爆豪给的答案是【打败所有人】。

你对了,你就将登上巅峰,而我不可以。因为路线从开头就是错的。

恐惧让他试图阻止出久去开启英雄之路。他不是一个会因为弱小去欺负别人的人,没有人会真的把路边的小石子放在心里。他们两个互相注视着,竞争从很多年以前就开始了。

开上帝视角的我们也知道了,欧尔麦特也给出了他的回答。他选择了出久,所有人都在说出久像他,称赞他为了别人献身的决然。爆豪极端的自负转变为自卑,因为他觉得这道题目他解错了,他无法成为梦想中最强的hero了。但是在出久和欧尔麦特的双重开导之下,【最强英雄】不是一道数学题,欧尔麦特也不是那个唯一的正确答案。

脱离了非黑即白的思维之后,出久当然就是最好的那个对手——也是验证他英雄之路的对手。

而我的小天使,个人感觉他在各个jump男主里是很特殊的一个存在,我觉得他的胜负感特别低。

他不会从【打倒敌人,踏着他们前进】中获得多少快感,正如同爆豪似乎也很难从救人中获得太多快乐一样。

体育祭的时候他拿了第一,【不行,这不是我的实力,只是运气而已】。

跟轰的对战,拼尽全力去帮他解开心结,搞得自己根本没办法进行下一场。

我的脑海里似乎没有他跟敌人对阵,【想赢】的欲望。我要保护,我要拯救,但是很少有【我要打赢】。

而小胜是他对于【胜利】的渴望的标杆。他从跟在他身后的时候就憧憬着能够赢过他,从未有过真正臣服的时候。

对于爆豪而言,那个对他伸出手的小出久,姿态一定高高在上到近乎傲慢吧。

所以这对幼驯染的关系真奇妙呢。。。看似又柔软又没用的出久,一直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着呢!

虽然分析了这么多,但是我还是觉得。

幼久太可爱了!!!!为什么会有人不爱上他啊!!!!







大嘎!大嘎!有出久小天使性转的文推荐一下吗,胜出轰出all出都好,先天性转可以,后天暂时性转更好。球球大家了!!!

不停翻榜单。。。本变态想吃超级荤的大肉啊!【是的,我就说的是3p】。

在热圈的人应该有不自割腿肉的福利哇呜呜呜。。。

——————重新编辑的分界线

我在lof榜单上怎么看见那么多挂人的。。。?那个,all向和3p原来是会被人挂起来的吗。。。?我超喜欢那个太太的。。。

【APH亚细亚】弟弟都是狼(补档)

这应该是我唯一一篇非强强的龙马风……


重口,强制,多人严重预警!!!!!


我只有一个要求。


不要报警。

【MHA】装B没有好下场(上,轰出胜)

大家好欢迎收看我的墙头多如草系列!


最近看了我英,天哪绿谷出久小天使可爱到爆炸!明明是热血男主角为什么这么适合当受啊,因为热血男主角的身份反而让【当受】而更加美味!(不)


爆豪让我真的很疑惑……绿谷小天使那么奶那么可爱那么像毛茸茸的小动物,从小受到这种可爱攻击的你没有喜欢上他我算你是一条直男,为什么还会讨厌他啦!【我看过分析,怎么说呢……我还是无法理解不良少年男子汉的心理】


轰出这种拯救感也超棒der!我维持着自己3P狂魔的身份不崩依旧站定大三角了呢嘻嘻嘻……


但是第一次写这个好手生啊觉得OOC到天的尽头……角色们都爆可爱,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ABO军校设定,轰A胜A久O装B。无个性但是有异能。


是篇肉文,大家不要被正经的上给骗了。我还是那个司机。


------------------------------


一.


轰焦冻很认真地盯着在自己寝室门口背包绕来绕去的绿发少年。他摸着下巴,一边徘徊一边碎碎念:“我的舍友根据情报来说应该是一个双异能的强大alpha在alpha典型性格中比起A属性的火爆直率更可能偏向于冷静沉默系那么我尽量简短的问候和介绍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效果blablabla……”


一个为了“怎么跟舍友问候”而在寝室门口迟疑了10分钟不敢敲门的beta,真是令人好奇的存在啊。轰焦冻终于放弃了接着观察的意图,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好。”他正如少年分析所说是一个相当没有波动的人,那张英俊的面容常年维持着无表情的状态:“可以进去了。”


“哎?”足足念叨了10分钟的少年出乎意料地长得很好看,一双眼睛大地惊人,湿漉漉地闪着光泽,令人想起森林中的无辜的幼鹿,清秀可人的娃娃脸上生着几粒雀斑,让他的些许怯懦变成了孩子气的腼腆活泼。轰焦冻将初次见面的舍友放入了“不讨厌”的范围之内,补充道:“我是你的舍友,刚才一直在你后面,绿谷同学。”


一句话省略了“所以我听见你不断练习的自我介绍了”,“现在让我们一起进去吧”“我也知道你知道我是谁了”等等令他头痛的寒暄,绿谷出久长大了嘴巴“哎”了一声,那张白皙的脸上立刻泛起了红晕:“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呜,好丢脸……”


轰焦冻没有什么反应地歪了一下头,感觉他这样更像一只鹿了,唔,还是应该说像兔子呢,总之是那种没有攻击性的,会用湿漉漉眼神看人的可爱食草动物。


所以这样的人出现在联邦第一的雄英军校里就显得更奇怪了啊。


“我们先进去吧,轰君?”绿谷出久用学校刚刚配发的钥匙打开了门,轰焦冻比他来得早,甚至刚刚是出去锻炼再回来的。绿谷从自己大地惊人的背包里掏出床单被褥开始铺床,试图跟这个看上去就不太好相处的舍友寒暄:“轰君来地很早呢,有逛过学校吗?”


“没有。”


“嗯……明天就该上课了啊,我这么晚才来学校应该很少见吧。”


“是的。”


“雄英考试超级难的!轰君应该很厉害吧?”


“我是保送生。”


……完犊子,尬聊失败。


虽然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看见过自己的,按照阿宅语言称为“幼驯染”,按照直男语言称为“童年小伙伴”的那位真的很安心,但是眼前的舍友性格之冷淡让绿谷出久完全没有办法继续他们干巴巴的话题。少年铺好了自己的床,开始整理自己带来的东西。他正盘算着应该怎么才能显得比较自然地把家乡土特产送给舍友,一个身材壮硕自带光影效果甚至连画风都不一样的男人推开了门,露出了标志性的那一口白牙:“哟,绿谷少年!今天终于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干劲满满地来到学校了吗!”


轰焦冻的眼神终于出现了一点波动。他看着眼前完全没有攻击性的食草动物,那双异色的漂亮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绿谷,你跟欧尔麦特将军……认识吗?”


2.


来雄英军校的学生,不说百分之百,也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崇拜着欧尔麦特的。


强大,包容,永远带着闪亮笑容拯救众生的联邦第一上将。他曾经单枪匹马地驾驶着机甲对抗宇宙海盗的歼星舰,就算在10年后的今天,那辆名为“永恒”的机甲因为其对于体力和精神力的变态要求,依旧是只能摆放在实验室的概念作品,然而欧尔麦特和“永恒”几乎就像联邦的招牌一样,只要站在战场前就会让人安心的存在。


欧尔麦特驾驶着“永恒”,用巨大光剑生生撕裂那巨大的舰体的机甲影像依旧是联邦第一虚拟现实视频播放量第一名,几乎是第二到第十的播放量总和,而绿谷出久至少为这个数字贡献了一万次以上的点击。


他的脸上再次泛起了薄红,与那羞怯的红色不同,这时他亮闪闪的眼睛和微红的耳朵让他看起来连那种侵入骨髓的小心翼翼都收敛了起来:“欧尔麦特先生!”他先是欣喜地喊了一声,然后回答了轰焦冻的问题:“是的,轰君,欧尔麦特先生是我的恩人,同时也是我最崇拜的人,他……”


“好了,好了。”欧尔麦特阻止了狂热小粉丝的行为,因为绿谷出久吹起自己来会没完没了:“我过来就是看看你第一天来学校适应地怎么样……好像一切都还不错嘛,绿谷少年!”宽厚的手掌拍在他的肩膀上,欧尔麦特露出标志性的大白牙,竖起了拇指:“军校可是很残酷的,要做好心理准备啊,绿谷少年!”


“是……是的!”他认真地答应着,那双苍翠的眼睛微微闪光。轰焦冻冷眼旁观,无声无息地勾了勾嘴角。


看起来完全无害而柔弱的动物,有的时候会露出内里狰狞的本色。


那么他这位小舍友……会是怎样的人呢?


用“粉丝专属blingbling”的迷弟眼神送走了欧尔麦特,绿谷出久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啊,轰君也崇拜欧尔麦特吗?”


——崇拜他……吗?


——你生下来的意义就是成为第一!


——你一定要打败那个男人……这就是你的人生的目标,轰焦冻!


轰焦冻摇了摇头,把讨厌的声音赶出了脑子,给了一个模糊不清的答案:“或许吧。”


“我啊……是跟很多人一样,崇拜着欧尔麦特来到雄英的哦。军人就应该像他那样……成为一个带着笑容拯救大家的人。”绿谷出久说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似乎在发光,他轻轻眯起了眼睛,露出一个柔和的笑意。


——像阳光一样的,柔和而温暖的模样。


“哎,很不好意思,轰君看起来就很强了,但是我是‘纯理论生’呢。”绿谷出久讪笑着挠头,有点忐忑的模样:“我只是个be……beta,精神力和体力都只有C。这次来到雄英多亏了欧尔麦特先生。”


想要报考雄英军校,有“理论”和“实操”两个部分。两个都拿到B+以上成绩的人才能获得入学资格。而有一种例外,有些极端偏科的学生也可以获得入学资格,就是在两种考试里,获得一个“满分。”


如果是“理论”满分,称为“纯理论生”。如果是“实操满分”的话,称为“纯战斗生”。


这两年几乎没有任何偏科学生获得录取资格,不仅因为几乎难到变态的考试,也因为这样的学生就算进入了雄英,也很快会因为体力跟不上或者考试挂科被开除。愿意进来搏一搏的,可能只有像绿谷出久这样的欧尔麦特疯狂崇拜者。


轰焦冻上下打量着他,似乎是在评估。然后点了点头,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地评论:“的确很弱。”


在ABO的世界里,信息素几乎代表着一切。强弱,性格,甚至是生平……都会诚实地反映在你的信息素里。Alpha的味道浓烈霸道,排斥一切对手的存在,恨不得将所有的空间都用自己的味道狠狠填满。Omega的滋味柔弱醉人,似乎是无声无息的柔软引诱,永远为强者而等待着。


Beta则是两者之间的平凡存在,他们没有alpha的强大无畏,也没有Omega强大的繁衍能力和类似于“血脉增强器”一样的奇异吸引,靠着自己笨拙地追赶徒劳地试探着。


在绿谷出久身上,轰焦冻只能闻见淡淡的绿茶清新。没有丝毫攻击性的味道似乎也说明了他本人的无害。红白头发的少年试探性地伸出手去,揉了揉绿谷海藻一样的头发。


哇,超软啊。


似乎小动物被揉头之后的反应,绿谷出久虽然有点疑惑还是很开心地笑了:“轰君虽然看上去有点可怕……”他还下意识地用头蹭了蹭轰的手掌:“但是意外地是个好相处的人呢!”


感觉能够成为朋友!绿谷在心里非常开心地想。


可爱,想养。


轰在心里非常危险地想。


3.


第二天,轰是被踹门声吵醒的。


是的,踹门。


“咚咚咚”的声音折磨着他的耳朵,让他恨不得立刻将门外的罪魁祸首冻成冰雕之后化为流水潺潺而去。他暴躁地坐起身子,那个可爱的小室友已经颠颠地跑去开门了,嘴里还嘀咕着“完了完了小胜这么快就发现了吗”,当他拉开门的那一刹那,门外扰民的那个人就揪着他的领子将他摁在了地上,然后将他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


噫,一大早就看这种gaygay的画面,辣眼睛。轰焦冻面无表情地想。


“老子跟你说过了不许考雄英的吧,废久?”那个少年的声音也非常符合不良少年的凶狠,虽然还是带着孩子的清朗声音,却被他压出了几分刻意的沙哑尖锐:“你还他妈的跑来,是故意让我恶心吗?嗯?”


“小胜!不是这样的小胜!”那个孩子的声音里带了点颤抖,还有点被吓出来的哭音:“我真的很崇拜欧尔麦特,我想成为那样的军人!”


“嘁,你这种废物还想着成为军人,像omega那样被……”剩下侮辱性的语言还没说出口,那个凶狠的少年好像才意识到寝室里还有一个人似的看了轰焦冻一眼,下一秒变得更加暴躁:“你他妈竟然跟别的男人在一个房间里睡?”


“呜!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这是男生寝室啊小胜!”绿谷是真的被吓地呜咽了,那双大而圆的眼睛里水汽弥漫,泪水慢慢地流进他墨绿的发丝之间,在脸上留下一个浅浅的泪痕:“我,我会加油给小胜看的,我也可以成为欧尔麦特那样的出色军人!”


“跟老子过来!”“小胜”将绿谷粗暴了拉起来,拽着他的手腕就像带他走。轰焦冻小小地叹息了一声,开口:“爆豪胜己同学。”


眼前的这位可是雄英新生里的明星,入学考试遥遥领先的第一名,号称难得一见的天才人物。到校第一天就在学长面前疯狂散发信息素挑衅然后把他们全都揍了一顿,总之是一个个性和实力都十分强烈的主儿。轰焦冻不是那种乐于助人的热血少年,但是看着这样的绿谷出久一边呜咽一边被拖着走总有一种虐待动物的愧疚感。



“麻烦放开我的舍友,你已经惹了两次祸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想你应该也不愿意一进校就受到处分吧?”他别有深意地看着那双已经暴怒的猩红双眼:“更别提雄英的惩罚措施并不轻。”


“你他妈在威胁老子?”爆豪胜己看他的眼神阴沉沉的:“喂,废久,你才来一天就跟舍友搞上了?”


什么搞上了,小胜说话真是难听……绿谷试图逼回去一些眼泪,声音还是有点哭腔:“我没有,小胜里放开我……你拉痛我了!”


手腕已经因为alpha毫无节制的力量出现了淤青,疼痛和恐惧的双重作用下,绿谷哭地更厉害了。他大颗大颗地掉着泪,微微发抖:“我觉得,轰君说得对……小胜你先放开我啊……”


“啰啰嗦嗦的烦死了!”爆豪胜己似乎思考了一下,终于放开了绿谷可怜的手腕。取而代之的是将他狠狠推到了墙上,声音低沉而嘲讽:“以你那种垃圾一样的体力……是考了纯理论生进来的吧?我劝你还是尽快回家,雄英不是你这种臭书呆子能够进来的地方。”


“如果你还不想给自己落下什么终身残疾的话。”


满意地在那双苍翠的大眼睛里看到了恐惧,爆豪胜己带着没有发泄完的怒气走出了这间寝室,还泄愤似的在门上重重踹了一脚。深知这些刺头性格而打造出来的合金门板坚挺地连弯都没有弯一下,只是发出了刺耳的巨大声响。


“喂,绿谷,你跟爆豪胜己似乎认识?”轰焦冻罕见地斟酌了一下字句:“而且他……似乎对你不太友好啊……”


“小胜只是脾气不好……他本性不坏的。”绿谷揉着青紫的手腕,那张脸上少了笑意,让轰觉得有些碍眼。


这样温暖又柔和的人……应该是好好地笑着的。


你不应该露出这样的表情啊,绿谷。



-------------

总之,今天也为可爱男孩们为爱鼓掌添砖加瓦!

今天看了小英雄!虽然还没有看完

但是轰胜出三角我已经用肮脏的大脑想出了多姿多彩的3p剧情了。

真是适合abo的组合啊!【大拇指】

一如既往地可能会产出三观不正的粮